Menu

“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”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19/10/02 Click:86

实习大队大队长赵继东说,大风浪航行是大海给学员们上的最好的远航第一课,在大风浪中坚持教学训练,不仅能培养学员顽强的战斗作风和严谨细致的航海作风,也为下一步航经有航海界“鬼门关”之称的咆哮西风带做好准备。

原标题:“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” 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大风浪进入傍晚愈加狂暴,狂风巨浪似乎要把戚继光舰吞噬。初次登舰的学员马凯楠晕船症状也不轻,在从餐厅回宿舍的通道里不由自主地走起了“S”形,但他牢牢端稳手里的餐盘,“有些同学害怕自己吐在餐厅,没有吃饭,我帮大家带个饭。”

记者跟着他回到住舱,参与他和舍友许霄峰一同发起的“住舱小讲堂”活动。只见他们积极发言,分散眩晕注意力。这位大家口中的“暖心哥”在小扫除中,还自告奋勇承担了打扫厕所的任务,即使边打扫边呕吐也毫无怨言。

在05甲板的1号教室,记者随堂旁听了拟定计划航线训练课程。航海经验丰富的教员陈晓峰抓紧扶手尽量减少自身随船晃动的幅度,按教学计划正常授课。“哇!”教室后排的学员李嘉文成了第一个把头埋进塑料袋里的人,“不要管我,我还行。”脸色惨白的他扎紧塑料袋,擦去嘴角的污渍。“原本感觉还能忍一忍,一低头盯着密密麻麻的海图就忍不住了”,李嘉文向记者摆摆手,继续在海图桌上忙碌。教室内,呕吐声接连响起,但学员们谁也没有离开,大家只是趴在桌上缓解一会儿,又挣扎起来测算当前舰位。

走访各个学员住舱,记者发现,年轻的学员们没有被大风浪吓倒。“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。”这句话成为他们口中冒出最多的话。

晚上,舷窗外最大浪高超过5米,值更的学员陈国琳双耳挂着塑料袋伏在海图桌上赶着完成作业。夜航本来就是加急赶路,又偏逢恶劣的台风大浪,普通人站着晃动都难受,更何况要集中精力完成绘图,记者不禁替他捏了把汗。“在大风浪中航行,感觉像坐在一个不停地快速升降的电梯里一样。”陈国琳说,这个航行之夜注定难熬,到底是倒床休息还是接着作业?他想起了上课时教员吕国华讲过的话:“大风浪中晕船是正常的,要主动去克服,如果一直服软就一直被困难压着。”想到这里,疲惫的他只有一个念头:边吐边画,为任职前的最后一次航海经历画上一个不同寻常的句号。

“海面风浪较大,各舱室战位注意检查舷窗水密关闭情况!”9月22日,正在执行远航实习访问任务的戚继光舰在东海某海域与台风“塔巴”不期而遇。随着海况日趋恶劣,舰上不少学员出现了晕船症状。他们如何勇闯风浪,迎接这份大海的“见面礼”?